别急着高喊“当家庭主妇是她们的自由”

2020-10-30 来 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安顺一家亲 移动版


张桂梅校长的一句话,又在网上掀起了让人看得头昏脑胀的战争。

在那段引起争议的采访视频中,她提及了一段有关自己与学生的往事——

当旧日的学生领着丈夫和孩子打算回母校捐款时,她得知了这名学生已经做起全职太太,于是不留情面地直接轰人。

在视频里她甚至直言:“(我说)你给我滚出去!”


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
有人觉得张桂梅是恨铁不成钢,也有人觉得这是在用另一种“歧视”剥夺学生选择人生的自由。


疑似当事学生今天作出回应称,自己当时是因为孩子太小没去上班,第二年已经考上了某小学的特岗教师。


她还解释说,校长当时拒绝自己捐款的时候说的很委婉,而这次视频中的激烈表态是“话丑理正”。


毕竟,身为一所免费公办女子高中的校长,张桂梅看多了身边的女孩因为早早嫁人而丧失人生自主权的悲剧。



然而真正激起网友情绪的,,却是由此引申出的另一个问题:“女性究竟该不该去做家庭主妇?”

这是一个老问题了。

然而跟其他的性别议题一样,相关讨论最后基本上都会化身成各方互指鼻子的人身攻击;

稍微理智一点,则大多结束于那句挑不出毛病的“尊重个人选择”,顺便呼吁一下对家庭主妇的保障。

然而,这真的只能是这项讨论所能得到的唯一结果吗?

至少,作为大多数女性或多或少都会面对的困境,我们该做的绝对不只是把一切都推给“自由选择”这面大旗。

01
呼吁“尊重家庭主妇”,
是最没用的答案

要讨论该不该,首先要知道家庭主妇是个什么样的“工作”。

大多数人头脑中对于这身份的第一次“纠偏”,应该源自于新垣结衣主演的那部现象级日剧《逃避虽可耻但有用》。

在此之前,出现在舆论中的家庭主妇形象大致分为两种:一种是嫁给有钱人后什么都不用干,每天只需要逛街、健身、美容的阔太太;

一种是要伺候一家老小,每天忙忙碌碌还要被丈夫看不起的“黄脸婆”。

而新垣结衣饰演的森山实栗,为人们提供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主妇形象——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说,更贴近于“职业”的形象



不是浑浑噩噩、毫无章法地去做永远干不完的琐碎活,而是为自己制定全面的工作计划以及一系列类似KPI的标准;

能拿到与劳动价值对应的报酬,所以不会一边干一边抱怨老公,而是会以面对工作的态度来对待每一项具体的家务活。


我们可以看到,这种理想化的主妇形象似乎变成了一份很对年轻人胃口的工作——

既不是混吃等死的寄生虫,也不是累到半死的老黄牛;

付出的劳动有价值、有成就感,同时还能保证时间自由,甚至避免职场上的各种不合理压榨。

那为什么现实生活中的家庭主妇大多惨兮兮?

人们寻找到了一个最显而易见的答案:因为家务劳动的价值没有得到重视,同时社会缺乏对她们权益的保障。

经常被强调的,是外人对家庭主妇工作的漠不关心。

这也是很多呼吁“尊重家庭主妇劳动”的网友最简单的初衷——既然她们困境是因为付出不被承认,那我们就号召大家给予尊重。


然而在现实中,家庭主妇的痛苦远远不止于精神层面上被看低。


或许是因为新垣结衣勾勒的生活图景过于美好,越来越多的人认为主妇可以成为某种集私人管家、金牌教师、理财顾问为一体的“全能型”工作。



然而事实往往并非如此。


我们不是要否定家庭劳动的重要性。尤其是在涉及到育儿问题时,父母能够提供的情感需求,是保姆、育儿师这些商业化的照料服务所替代不了的。


但这并不能掩盖掉,这种大多数情况下呈现为琐碎化、低脑力的重复性劳动,对于普通人的身心所造成的摧残。


《逃避虽可耻却有用》中,男女主的一拍即合建立在非常理想的情况下;


一个是没时间却对生活舒适要求很高的程序员,一个是能在整理家务中获得无尽快乐的“废柴”,需求完全吻合。



然而有关女性生活状况的报告却告诉我们,“全职主妇和退休/下岗/无业者的幸福感评价指数处在同一水准,都是最低的。”


枯燥是很重要的问题。就算再怎么“精益求精”,也很难从重复的工作内容中解脱出来。


就像是工厂流水线上的工人,就算是领导天天夸你螺丝拧的完美无缺,但依然无法摆脱机械的痛苦。

更糟糕的是,家庭主妇所创造的价值,基本上都要通过他人的成就来体现。

把家庭照顾的井井有条,是让丈夫能够更好地投入工作;投入大量精力教育子女,为的是让孩子变成“人中龙凤”。

但问题是,没有人能够真的控制别人的情绪和成就。

或许你承包了所有的家务,但丈夫的收入却越来越少;每天陪着做作业,跟孩子的关系反而越来越紧张。

职业女性也可能面临类似的问题,但当这些抓不住的东西成了唯一衡量你价值的标准,问题就来了——

要么接受付出与结果不匹配的常态化,要么成为一个让全家都感到窒息的“控制狂”。


02
家庭主妇“职业化”,可能吗?

你看,即使全社会都承认并正视家庭主妇的劳动价值,这依然不能算是一份“好工作”。


于是有人提出——既然无法改变她们的工作内容,那么更应该在福利方面提供保障,比如按劳计酬、强制缴纳五险一金等;


换句话说,让家庭主妇成为一种“真正的职业”。


然而稍微想一想,就会发现这根本不现实。


最简单的一点是,当家庭主妇成为要缴税、交纳社保的职业后,反而增加了家庭的负担。也就是说,丈夫需要更高的收入才能维持原本的生活水平。


而劳动的实际价值也很难评估——


只按照市面上的家政服务价格来计算,显然忽视了家庭主妇所提供的,具有不可替代性的情感付出;


那么服务质量的标准在哪儿?孩子考多少分算是辅导工作达标?丈夫升职了有多少是妻子的贡献?


再进一步,庭本身是作为利益共同体而存在的,在其内部划分雇佣关系,两者从根儿上就是冲突的。


还是用大家心中的理想模板《逃避虽可耻但有用》举例。


整个故事成立的前提在于——在大部分时间里,男女主都只不过是“假结婚”的状态。



这不仅意味着男女双方之间并没有情感纠葛,也意味着女主除了工资之外,无权插手男主剩余的财产。


然而在真实的夫妻生活中,家庭财产是共有的,所谓的“发工资”也不过是左手换右手。


那么允许家庭主妇劳动所得不计入共同财产?拜托,职业女性赚到的钱,不也属于夫妻共有嘛。


换句话说,不是法律不承认家庭主妇的劳动,而是现有的家庭模式下,很难用劳动法的逻辑,对这部分付出提供切实有效的保障。


而就算把“保障权益”说破天,家庭主妇想要在家庭中掌握财产和地位的主动权,最终还是只能通过与家庭成员的博弈才能实现。


即使是常常作为“维护家庭主妇权益”的日本,也只是在离婚之后丈夫才会支付妻子赡养费——而且还建立在女性找工作难度极大的现实背景下。


其实仔细想想,与职业女性相比,家庭主妇们的安全感缺失往往并不仅来自于财产本身,更来源于“赚钱能力不足”。


一个相反的例子就是《三十而已》中的顾佳——尽管打着“全职太太”旗号,但丈夫的公司全是她在背后出谋划策。


这样的顾佳是不怕离婚的。她的能力价值可以被市场所承认,即使夫妻感情破裂了,她照样能拿着一半的家产东山再起。


因此扮演者童瑶才能硬气地在微博上宣布,“全职太太算独立女性”。



但如果你看到她转发的那条微博中提及的几种“职业角色”——保姆、厨师、清洁工——或许才是大多数家庭主妇的日常工作。

更要命的是,这些劳动中积累的经验和能力不仅不被市场承认,在婚姻中的价值也是会发生变动的。

毕竟人的需求不是一成不变的,无论是家庭主妇本人,还是享受她们劳动成果的丈夫。

张桂梅其实用大白话讲出了这个道理:他现在觉得你照顾家庭很好,时间久了就嫌弃你跟他没有共同语言了。


在正常的职场上,公司与员工都有足够多的选择、足够完备的收支体系。一旦合作不下去了,该赔钱赔钱,该跳槽跳槽。

但家庭主妇往往没有退路。

当你每天把家里收拾的整整齐齐,作为“甲方”的丈夫却开始嫌弃你的控制欲让他窒息——

《绝望的主妇》中的完美主妇Bree,“尽职尽责”到即使跟丈夫吵架也要帮他收拾好行李,反被全家人批评为“没有感情的机器人”。

指责男人“没良心”当然很容易,但把一切都寄托在良心上显然没那么稳当的。

要么接受自己的付出对方永远“不领情”的现实;

而一旦解除“服务关系”之后,也很难像职场人一样,选择一份新的“工作”。

所以,尽管网友们整天为“家庭主妇是不是职业”吵到不可开交,但现实问题往往不是靠一个定义就可以改变的。

当“家庭美满”成为某个人群的职业追求,你会发现在这个结构中被困住的,是每一个人。

03
那些用“个人选择”回避不了的问题

至此我们基本可以得出结论:家庭主妇在现实中不是一个理想的职业,本质上也很难成为理想职业。


那么回到一开始的问题——“女性究竟该不该去做家庭主妇?”


涉及到具体的个例时,我们当然应该尊重每一种生活状态,即使它看起来问题多多;


但当它在公共舆论中出现的时候,把一切讨论都归于“个人选择”,似乎显得太过轻飘飘了。


当人们大谈“要尊重女性做家庭主妇的自由”时,真正被讨论的人是谁?


是资产千万,每天只需要插花品茶的贵妇吗?



还是惧怕职场竞争,梦想着靠婚姻躲进避风港的年轻人?


不,真正的大多数,是那些没时间照顾孩子却又付不起保姆费用,无奈只能妻子辞职的双职工家庭


是不想让孩子成为留守儿童,但又必须靠丈夫进城打工来维持生计的底层女性。


@李苦舟


很难反驳的事实是,少有人是因为“喜欢”才成为家庭主妇的。


一项针对全职太太的调查显示,大多数女性选择离开职场的原因,是子女养育和就业歧视。


当夫妻双方都无法平衡事业与家庭,而家庭收入又不足以承担保姆、育儿师之类的支出,首先被考虑的就是放弃职业前景较差一方的事业,以达成家庭利益的最大化。


换句话说,她们并非“选择”,而是“放弃”。


我们习惯性地甩出一句“别人的人生关我屁事”,看似充满着对自由意志的尊重,实际上也在无视这些牺牲。

而这些牺牲是必须的吗?


为什么明知家庭主妇是一项高付出、高风险、低回报的工作,很多人还是不得不成为其中的一员?

为什么大多数双职工家庭不靠老人,就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完成对家庭的照顾和子女的养育?

为什么很多进城务工家庭,必须在与孩子分离和放弃工作之间二选一?

@库特纳霍拉的骨头


这不只关乎女性单方面的权利,也关乎每一个家庭的两难处境

张桂梅反对学生当全职太太的理由很简单,她希望被贫穷困住的女学生在走出大山后,能够真正掌握自己的人生。

而如今吵成一片的网友,大多依然只关心“我在精神上支持/不支持家庭主妇”,反而很少看到选择背后的难题;

有人指责张桂梅的观点是“新的性别歧视”,又有人恨铁不成钢地想要“骂醒那些不独立的女性

但说的再多,也只不过是在两个错误答案中,选择没那么离谱的而已。

我们需要更便宜、便捷的儿童托育服务,职工休息日、假期能得到保障,进城务工的女性能够得到基础的技能培训。

在鼓吹“女性有做家庭主妇的自由”之前,是不是应该首先想想看,人们有没有不做选择的自由。

毕竟在直面现实生活后,不难发现——

比起空谈嘴上的自由和尊重,真正关心每一个选择背后的困境,或许是更有意义的态度。


Vista看天下新媒体招聘


感谢你读到这里,我们为明天准备了更加精彩的内容,不想错过的你,就把Vista看天下设为星标吧。

第一步:点击顶部蓝字“Vista看天下”,进入公众号主页。

第二步:点击右上角“···”

第三步:点击“设为星标”




·一 周 热 点 回 顾 ·

别让对女性的关心
只停在空洞的口号↓↓↓
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anshun114.com/view-66886-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