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找密切官兵关系新途径,这个旅的做法值得点赞!

2020-07-29 来 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安顺一家亲 移动版



习主席在中央军委基层建设会议上强调,要深入开展尊干爱兵、兵兵友爱活动,培养官兵甘苦与共、生死与共的革命情谊,巩固和发展团结、友爱、和谐、纯洁的内部关系。


北部战区陆军某旅认真领会习主席讲话精神,着眼官兵关系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,深刻认识和把握“培养干部对士兵的感情,培养士兵对干部的感情”与“培养全军官兵对军队的深厚感情”之间的内在联系;深刻认识和把握我军“在政治上完全平等,在生活上同甘共苦”的官兵关系与“培养部队凝聚力和战斗力”之间的内在联系,分析变化原因,找准对策举措,有计划、有步骤地开展“干部骨干对战士知情知心、战士对干部骨干信任信赖”为主要内容的“双知双信”活动,推动尊干爱兵优良传统在基层扎根。



你对我知情知心 我对你信任信赖

——北部战区陆军某旅密切新时代官兵关系新闻调查


■许博 解放军报记者 宋子洵

特约记者 付晓辉


北部战区陆军某旅组织实兵实弹演练。焦仁浩摄


集体活动遇冷背后的隐忧


2年前来到北部战区陆军某旅当政委时的场景,卢新锋至今记忆犹新。


“那天是周日上午,偌大的营院空荡荡的,就连篮球场上也没几个人。我当时很好奇,明明是休息时间,为啥看不见官兵活动的身影?”


简单收拾行李后,卢新锋换上了体能训练服四处转转。这一转,他发现,别看室外冷冷清清,室内却是别有洞天。官兵们都坐在屋里,低着头玩手机。


一了解,玩手机的情况大致分为两类:玩游戏的一般扎堆坐在一起,看视频、打电话的喜欢独处。令人有些意外的是,即使是同一款游戏,战士和干部也很少有在一块玩的。


“都是一个游戏,咋不一起玩呢?”面对他的疑惑,一名排长不以为然:“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伙伴。和熟悉的人玩,舒坦。”


“如今的部队跟以前不一样啦!”走在宿舍楼过道里,这句话突然钻进了卢新锋的耳朵。这是来自二级军士长荣震的声音。在这位老兵看来,变化之一体现在休息时间。过去,一到休息时间,大家凑在一块打打牌、打打球,现在想打个“够级”人都凑不齐,篮球场也常常冷冷清清。


从机关处长的岗位回到基层,卢新锋突然发现:眼前的许多事情,似乎和自己当年在旅里当教导员的时候不太一样了。


“休息时间,官兵们的娱乐活动由过去的打球、打牌等‘线下活动’,变成了如今的玩游戏、看电影等‘线上活动’,干部骨干和战士之间的交流变少了。”回到办公室,卢新锋在记事本上写下这样两句话。


一个月很快过去。期间,又发生了两件事更让卢新锋感到意外。


第一件事,战士小秦在上级机关来检查时,敲响了检查组的门,想要反映问题。


另一件事,当着连长、指导员的面,两名战士在饭堂里发生了口角。


在这个渠道畅通的时代,向上级反映问题并不难。战士小秦手中有一个记录干部骨干生活琐事的“小账本”,动不动就要用这个本子和干部骨干“算算账”。


年轻战士血气方刚,发生口角并不稀奇,但连长、指导员在场的情况下,态势依旧没能及时控制。“这样的事情放到当年,是不可能发生的。”卢新锋内心暗自思忖着,“这是个别基层带兵人的形象出现了危机。”


干部管理战士时心存顾虑,管理过程中威信不足,这究竟是为什么?结合自己的观察,卢新锋发现:有些干部骨干对战士交往不交心,有些战士对干部骨干服从不服气,官兵之间无形中竖起了一堵墙。


这堵墙是什么时候竖起来的,墙的两边暗藏着两个群体怎样的情绪?顺藤摸瓜,该旅党委发现了一个亟待解决,而又隐匿不鲜的课题:新时代的官兵关系。


指导员李珂为士兵巫志帆辅导考试习题。张德煜摄

为什么和以前不一样了


“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这是在采访中,记者听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。


可造成“不一样”的原因究竟是什么?


“互联网。”该旅一份关于官兵关系的问卷调查中显示,近六成基层带兵人将互联网的出现作为导致集体活动遇冷、官兵关系有所弱化的主要原因。


“手机上要啥有啥,多好啊!”不少战士都觉得,网络给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便利。


有了问题不问战友问“知乎”,有了困难不找组织找网络募捐平台……“移动互联网+智能手机”的叠加效应,让官兵们的生活方式、沟通方式变得更加便捷。然而,沟通方式的便捷,似乎未能带来“心灵沟通”的便捷。


“网络,仿佛是现实世界之外的另一个世界,任何人在另一个世界里,都能以一种新的面貌出现。”一位指导员笑称,如今的战士在现实世界里受了挫,很容易躲到那个虚无缥缈的虚拟世界里去,这样的兵怎么能好带?


社交、网购、娱乐……随着移动互联网在军营广泛普及,难以预料的新情况层出不穷,基层带兵人越来越感到,光靠老一套的带兵方式行不通了。他们不仅要关注战士们在现实世界里的生活,还要关注战士们在网络世界里的情绪。


忽略了网络这个世界,基层带兵人与士兵就日渐疏远,导致官兵关系淡化。


随着采访深入,互联网之外的另一个原因逐渐浮出水面:时代差异。


代际差异。随着00后渐次步入军营,战士的思想变得愈发活跃,官兵之间的相处模式也随之发生变化,带兵人想要走进战士的内心需要下更大的功夫。


学历差异。该旅大学生士兵占比30%以上,在最近一年的新兵中,这个比例更是提升到68%。战士群体性差异明显拉大,干部骨干带兵压力陡增。


调整改革后本单位与原单位的差异。从其他部队分流补入的官兵,在磨合融合中容易产生潜在矛盾。有的营连甚至出现分群扎堆、划分“圈子”的现象。


这些客观因素集中交织在一个时空段,使官兵关系呈现多样性变化。


排长傅冠杰最近就有点伤脑筋:“本想通过网络,拉近与战士之间的距离,可拉着拉着,突然发现自己和战士,不是在一个‘频道’上。”


“排长真是个土老帽,年轻人谁还用微信啊,QQ才是我们00后的主阵地!”傅冠杰告诉记者,一次微信号统计,他遭到新兵张祥的无情“diss”。


“‘diss’这个词也是连队的战士教我的,是鄙视的意思。” 傅冠杰解释。


“有趣即正义、世界观比世界大、必须有个人标签……这些属于这个时代年轻人特有的思想符号,让我们这些老同志越来越难以理解。”指导员耿新新自嘲道。


有一次,他跟一名新兵聊天,问他有没有自己的偶像。答曰:“洛天依。”“我是真不知道她是谁,,回宿舍拿手机一查才发现是一个虚拟人物。”耿新新至今也弄不明白,虚拟人物咋能当偶像呢?


美国发明家库兹韦尔曾提出过一个加速回报定律——人类越往后发展,量级变化越快。以20世纪头20年为例,人们目睹的科技进步比整个19世纪还多。


变,是永远不变的法则。军营不是生活在真空里,现在不少基层带兵人感叹:过去,官兵之间五六年一个“代沟”;如今,两三年就感觉“隔代”了。


“无论是哪方面的差异,都应该不是造成官兵关系有所淡化的理由。根本原因在于,我们缺少应对的招法和举措,导致一些单位官兵之间的情感体系和信任体系面临挑战。”党委会上,该旅一位领导的话掷地有声。


班里比武夺冠,大家欢呼庆祝。张德煜摄


寻找密切官兵关系的新路径


如何找回那份质朴而亲密的官兵关系?


该旅党委经过分析论证,开展了一场以“干部骨干对战士知情知心、战士对干部骨干信任信赖”为主要内容的“双知双信”活动。


该旅党委紧紧扭住干部骨干这个官兵关系中的关键因素,努力提升他们的素质引领力、人格吸引力、形象感召力、情感驱动力。


以能立信。他们坚持把军事素质作为选拔任用干部的核心要素和硬指标,改革调整以来多名干部因军事素质和训练成绩突出优先提升使用,9名干部因军事素质不达标被“一票否决”。


以先立信。他们引导干部骨干既要与战士苦在一起、干在一起,又要苦在前、干在前。平时吃饭,干部骨干排队打饭在最后,看看战士够不够吃、爱不爱吃;野外露营,不仅与战士同住一个帐篷,还要住在门口铺位,把温暖留给战士;日常训练不仅积极参训跟训,还要做到新配装备带头练、险难课目带头训、比武考核带头上……


去年年底实兵演习,该旅摩步十连在机动途中遇到一条河流。为按规定时间到达指定地域,连长姜华朋第一个跳入冰冷的河水,带领全连官兵涉水前进,圆满完成穿插作战任务。


坚持知情与知心统一起来,努力走进官兵,赢得官兵。该旅要求干部骨干建立知兵档案、撰写知兵笔记,与士兵家属普遍建立电话、网络和书信联系。


此外,他们还总结推广“公共场合听议论、讨论会上听发言、个别谈心听反映,饭堂看饭量、床上看睡相、劳动看干劲、训练看情绪、领受任务看态度、接打电话看神色”等“三听六看”知兵小招法,切实掌握士兵在哪里、干什么、想什么、需要什么和思想心理动态变化。


同时,他们认真研究新时代基层官兵的思想、心理和行为特征,广泛开展新时代带兵方法讨论,推广共情关注、平等对话、民主参与、特长展示、赏识点赞、容错纠错等“正能量带兵12法”。把信任的眼光、欣赏的眼光和发展的眼光融入带兵育人全过程。


在严格落实谈心制度的基础上,他们把网络空间作为知情知心的新阵地,所有干部骨干与战士普遍互加了微信、QQ好友。


去年驻训期间,一名面临转业的老士官出现思想波动,连队干部轮番找他谈心却收效甚微。教导员牛清波了解到,这名士官主要是在转业安排工作还是退伍自主创业之间纠结,便加了这位士官的微信,分享给他一个链接。链接探讨的话题是“30岁,去追求自己的梦想还晚吗?”话题下面,有许多网友结合自身经历分享的经验教训。当晚,这名士官主动走进牛教导员的帐篷,道出了原委,心结在不知不觉中化解了。


身在兵中,兵在心中


随着活动开展不断深入,该旅官兵关系越来越融洽,呈现出训练肩并肩、学习面对面、娱乐手拉手的良好氛围。


七连战士小元性格比较孤僻,不愿与人交流。新兵下连后的一个凌晨,小元突然向指导员吴瑞承报告自己近期压力大,心情有些抑郁,难以自我排解。


连队第一时间邀请部队心理专家干预疏导。通过大家帮助,小元心情明显开朗,而且逐渐成了连队的训练尖子。


“连队就像我的家,战友就像我的家人一样,我只有表现得更加优异才算不辜负他们!”去年,小元以全旅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士官学校。


团结友爱、相互信任的官兵关系,并非一朝一夕能够形成,它出现于朝夕相处之间,升华于心灵共鸣之时。


如今,在这个旅“体察兵情、体恤兵心”已成为一种习惯和自觉。干部认真落实下连当兵、蹲连住班制度,做到问需于官兵、问计于官兵、问效于官兵。今年以来,他们先后对基层提出的100多个具体问题进行解答和解决。


旅党委机关制订措施时,每次都反复征求并充分吸纳基层官兵意见建议。他们还在官兵宿舍走廊统一悬挂“官兵服务热线直通车”铭牌,每半年组织机关基层双向讲评,每季度结合蹲点帮抓召开官兵“恳谈会”,让基层矛盾诉求第一时间到达机关。


“双知双信”活动如春风拂面,部队各项建设呈现良好态势。去年以来,该旅先后有38人保送提干或考入军校;600多人通过国家初(中)级职业技能鉴定认证。全旅官兵参加各类比武获得10多项第一,被上级评为“备战打仗先进单位”“安全工作先进单位”“基层建设先进单位”。



平时离士兵越近,战时离胜利就越近


■邹连峰


一声战友,一生兄弟。人民军队的性质,决定了我军干部和士兵的关系,绝不是简单的上下级关系,而是有着共同信仰和追求的生死兄弟。


平时离士兵越近,战时离胜利就越近。正是这种上下平等、官兵一致的新型官兵关系,支撑人民军队由小到大、由弱到强,从胜利走向胜利。这种战友情,在朝鲜战场防空洞里的“半个苹果”上闪耀;这种战友情,在长征前辈留下来的“半截皮带”上刻印,在“七根火柴”上熊熊燃烧……


建军90多年来,人民军队之所以始终保持强大的凝聚力、战斗力,是血与火熔铸的兄弟情、战友爱薪火相传的结果。这是我军优良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,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变、不能丢、不能弱。


我军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打仗了。如果说战争年代官兵直面血与火、生与死的严峻考验,更容易培育同甘共苦、生死与共的深厚感情,那么和平年代,保持和发扬这一优良传统,既是一种挑战,更是一种考验。


走进新时代,受社会环境、成长经历、兵员结构等因素影响,我军官兵关系遇到了一些新情况新问题,个别单位出现了集体活动遇冷、团队精神弱化、官兵关系疏远的现象。干部和战士从“无话不说”变成“无话可说”的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,进而影响到内部关系、官兵关系。


士兵是军队的基础、连队的主人,是干部的手足兄弟,也是构成军队战斗力的主体。一个时代的士兵,思想和行为必然会打上一个时代的烙印。肯定这个时代,首先要肯定我们的士兵。反映在他们身上的时代特征,我们要辩证地看、用发展的眼光看。不能把特点当缺点,把个性当毛病。一个时代的人有一个时代的思维方式、行为方式和交往方式,时代环境我们无法改变,我们可以因势利导改变自己,态度上要端正,方式上要匹配,才能更好地与战士干在一起、训在一起、学在一起、玩在一起,进而在潜移默化中实现心与心的共鸣与互动。


拿破仑在总结滑铁卢战役惨败的教训时曾经感叹:“好久没有和士兵一起喝汤了!”无论外军和我军,士兵的情绪决定着战场的成败。从“我敢跟你上战场”,到“我愿替你挡子弹”,承载的都是一种精神,延续的都是一种传统。平时干部付出真爱,战时战士就会捧出一颗心。平时官兵关系生疏冷漠,战时部队就会一盘散沙。这就是战友情与战斗力的内在逻辑,也是平时政治工作与战时政治工作的辩证法。


“用爱来交换爱,用信任来交换信任。”干部多用身影少用声音,多靠表率少靠表态,多“站着”别“端着”,才能催生战士“可与之赴深溪、可与之俱死”的意志勇气;干部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官兵团结,在心与心的交流中与战士增进感情,在实打实的关爱中赢得兵心,部队才能团结一致,所向披靡。


本文刊于7月28日解放军报05


解放军报微信发布


编辑:胡春华 马艺轩

编审:张华婧

投稿邮箱:jfjbwx@163.com

转载请注明来源

预览时标签不可点 转载请注明出处: https://www.anshun114.com/view-61857-1.html